工商時報【陳愛珠】

和泰汽車100%持有之和展投資日前順利取得蘇黎世保險在台子公司蘇黎世產險99.73%股權,並獲金管會核准更名為和泰產險,正式納入和泰汽車集團旗下。未來將展現「專業、超越、活力」並以長期穩定經營為目標。

和泰汽車集團董事長黃南光表示,和泰集團將會與子公司和泰產險共同攜手保障原蘇黎世產險對保戶的承諾,期許和泰產險同仁展現和泰集團的專業服務與熱忱,為客戶創造超乎期待的服務。並在董事長鄭林經、副董事長劉源森、總經理詹文全與全體同仁的努力下,成為一家創新、優質的產險公司。

鄭林經董事長進一步表示,和泰產險未來仍將秉持一貫的誠信原則、專業熱忱的服務態度,持續致力發展更貼近客戶需求的商品與服務,從解決客戶需求的角度出發,為客戶帶來最大利益及保障,成為保戶最堅強可靠的夥伴。

和泰產險首支電視形象廣告,傳達「懂車,更懂您」貼近客戶需求的服務理念。總經理詹文全表示,新公司結合和泰汽車集團於汽車領域的專業資源,有利於儘快充實發展車險商品,對車主作更完整的服務。

未來將堅持和落實「顧客第一」的服務理念,持續開發更多元化商品,發展成為綜合性的產物保險,服務更廣大的個人及企業客戶。













▲台數科併購東森電視,爭議不斷。(圖/記者李毓康攝台東哪裡可以借錢

台數科計畫在收購東森電視台後,半年內完成30億元現金增資,以提充實自有資金來源,消除「空手到」、「還不起錢」疑慮,金融界主管說,以聯貸案整體架構來看,「現增」可說是台數科逾百億元融資工程中,最後一塊拼圖,現增完成後,將使得借貸條件與還款之安排更趨於合理化。

不過,截至目前為止,這項現資案具體執行方式例如大股東認不認、認多少、如何認?資金到位時點?以及增資效益與可能的影響等,台數科與銀行團均諱莫如深,「最後一塊拚圖」成為全案最深的黑洞。

最後一塊拼圖 最深的黑洞

回頭檢視聯貸案結構,台數科以母公司、子公司以及被併購標的東森電視股權做為借貸標的,向銀行團融資135億元,這是國外常見的「槓桿併購」手法,而國外交易慣例,借款人通常須備妥30%自備款,不過,本案交易金額111.24億元,台數科卻借足了135億元,一毛錢也沒出,既不符國外交易常態,也遭人質疑「空手到」,銀行團更有「超貸」之嫌。

另就還款來源評估,台數科借款135億元,授信5年,不計利息、不考慮目前帳上16億多元的長短期負債,光是這筆135億元借款,每年須攤還本金27億元,不過,台數科加東森電視合計每年現金流量粗估16億餘元,明顯入不敷出,償債恐怕有困難。

現增30億 補破網兼救急

因此,可以這麼說,銀行團要求台數科增資30億元,除了強化控管債權風險,更大效果恐怕在於「補破網」,一則台數科償債能力不足,增資30億可挹注救急;二則增資後,台數科自備款比例可望從原本的0%提高至27%左右,接近一般交易水準,銀行團可免於被捲入「超貸」疑雲。

業界:為何對台數科特別好?

銀行團設定「現增」做為動撥條件,一舉化解難題,資深的銀行主管說,銀行授信放款為賺利息,除非是債信好 的大客戶,一般實務做法都是「用多少,貸多少」嘉義代書貸款,台數科資金需求111億元,銀行團貸给135億元,再補辦現增調整授信架構,台數科又不是台積電,為什麼對它(台數科)特別好?

全體大股東承諾足額認購?

金額不算大的30億現金增資,卻有小兵立大功之效,無疑是本案至關重要的一環,釐清全貌實有必要,因此,台數科與銀行團應針對下列三個關鍵問題,提出具體說明:

第一、 台數科本次現増30億元,大股東預定認購75至80%,換算金額為22.5至24億元,全體大股東有沒有承諾將足額認購?其財務規劃為何?其中又以凱月公司動向最關鍵。

資料顯示,凱月是台數科最大股東,名下直接控股約13%,加計間接與交叉持股,可控制股權直逼30%,若按其持股比例,至少要認足3億元,凱月認不認,認多少,攸關現增成敗。

不過凱月去年為併購新永安、大揚兩家系統業者,已押上所有身家舉債118億元,財務狀況備受關切,未來若同意認股,能否認足?錢從哪裡來?自籌或銀行融資?若是自籌,將以什麼方式取得資金?

▲台數科大股東們會不會足額認購現增股,大家都在看。(圖/記者林睿康攝)

現增將引花蓮快速借錢進策略投資人?

第二、若凱月或其他大股東放棄認股,有無備案或因應措施?是否規劃引進外資或策略投資者?

引資入股於法有據,只不過台數科一向以「沒有一毛錢中資或外資」的本土媒體形象博取社會認同,「本土化」更是NCC審議東森電視股權交易案的重點因素,若有引進外資或策略投資人之規劃,台數科自應於事前說清楚、講明白,不容模糊其詞,影響NCC誤判。

先闖關再增資 東森電視到底賣給誰?

第三、增資效益及相關影響為何?特別在股權與經營權穩定性,銀行團評評報告何在?台數科願不願意具體承諾?

本案授信結構不同於國外慣例,係由銀行團先釋出貸款額度,協助台數科取得入主東森電視的門票,並於獲准收購後補辦現增,將自備款比例拉高至3成。

問題在於,「現增」是未來式,仍有變數,一旦大股東放棄認股或認購不足額時,為補足缺口,勢必引進外部資金,如此一來或將牽動經營權異動,屆時台數科已不是原來的台數科,但NCC卻已放行。

為避免「移花接木」或「掛羊頭賣狗肉」等脫序現象,除了現增資訊透明化,若現增可能對經營權造成影響,台數科自應於事前敘明,做為NCC審酙依據,若無涉經營權,台數科必須具體做出承諾,現增之後的董事會以及經營團隊與NCC審查之董事會與經營團隊,並無二致。

台數科有難言之隱?

今年1 月初,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東森電視股權轉讓」公聽會中,中國信託銀行副總楊雅麗表示,這個東西(現增案)不是突然通過的「?去年10月的時候,銀行做這個設計條件的時候就已經放進去了...。」

如果中信銀所言屬實,「現增」早在規劃之中,銀行團對於增資益與可能造成的影響,必然做過各種模擬與評估,台數科大股東也應銀彈上膛,甚至鎖定特人做為備援方案,但相關資訊卻隱而不發,不禁令人質疑,這其中究竟有什麼不可告人之處,有什麼難言之隱?




EE956285F3506C0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鮑志杰

cvj665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